您好!歡迎閱覽崔自默文化網 [登錄][注冊] 忘記密碼? 首頁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關于崔自默|文化新聞|視頻|影像|藝評|篆刻|書法|國畫|現代水墨
油畫|版畫|雕塑|裝置|粘貼|散文|隨筆|詩歌|專著
出版物|藝術市場|藝術產品|畫廊|博客|證書査詢|國際交流|English|留 言
會員登錄
用戶名: 密碼: 注冊   忘記密碼?
崔自默文化網 --- 國內個人最大的文化類門戶型網站
您的位置: 自默文化網 > 散文 > 正文 站內搜索:
[圖文]我的南張莊小學
http://www.ujburc.live  2010年10月3日 14:9  文章來源:自默文化網  點擊:9208次

 

我的南張莊小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崔自默

 

我的南張莊小學/2008年/崔自默

 

   很多年后每當我從大都市再回家鄉,回到南張莊,這個冀中平原上沒山沒水再普通不過的小村,我都會急著來到小學的門前,佇立一會兒。校舍已經翻新了,沒有了記憶中的模樣。就是在這里,我完成了我的小學生活,從這里考到了鄉中學,再考到辛集中學讀高中,而后考了大學,開始從農村走到城市。

    很遺憾,在這小學里我不曾留下一張照片。它雖然不算大,但在我的記憶里卻很不小。教室是兩排平房,課桌是水泥做的,同桌會在中間劃上界限。兩排教室中間有一棵槐樹,上面掛著一口鐘,上下課時會敲響它。學校的鐘聲與十幾個生產隊的鐘聲響聲不一樣,村民都能區分出來。

    學校西南角是個操場,旁邊有一條干涸的老河溝。我們在操場上體育課,體育老師偶爾發脾氣,會拿手指頭使勁磕同學的腦袋,很疼。他也教過幾堂語文課,記得最清楚的是他講“樹”字的寫法:它屬于木頭,要一寸一寸地長。我還記得這個老師給我們代過幾次算術課,有一回我考了47分,被用煤火棍子打手13下,算是補足及格60分。


    在冬天學校燃煤取暖,各班有一座火爐,晚上由同學們輪流負責,不使它熄滅。那時學校沒什么課外活動,下課后學生們會聚集在一起,抓蒼蠅、甩四角包、撞大拐、推風轱轆。有一天我推風轱轆猛跑,在第一排教室的西南拐角與一個同學相撞,我撞破了左眉毛?熘锌剂,班主任要求晚上集中學習,于是大家各自打著小煤油燈趕到學校來,還從家里拿來玉米、粉條、紅薯、饅頭之類烤著吃。期末考試時,考場設置在操場上,最討厭的是刮北風。有一次還下起雪來,我手凍得厲害,憋著尿,題又做不出來,十分著急,F在做夢如果夢到在小學時的情景,大多就是這種情況。

    操場南邊的路是通向村西田野的。傍晚,大人們放工經過這里。記得一天父親和叔叔他們順便到操場來,放下鋤頭比試起跳高來,那時他們也才三十多歲,精神飽滿。我和哥哥有時也跟著去下地,現在回想起來,父母親是有意識讓我們參加一些鍛煉。在地里干活,最辛苦的算是夏天中午,蹲在玉米地里鋤草、施肥,四周悶熱無比,莊稼葉子在手臂上劃出一道道的痕子。蟋蟀和蟈蟈四處齊唱,我卻只覺得腰酸腿痛,叫苦不迭。最愜意的時節是春天,村外是黃色的菜花,蝴蝶飛舞,我們捕很多甲克蟲回家來喂雞。最忙碌的季節應該是麥收時分,大人們都到村東頭的打麥場上,機器整夜地轟鳴著,麥秸堆積如山。沒上學以前,白天我和哥哥被關在家里,看天上的夏云奇峰,在地上給螞蟻“畫地為牢”。

    父親在18歲時開始在外鄉做民辦教師,文革開始后回家務農,據說是因為家庭出身有問題,還戴過白帽子游街。這些事情我不記得,但聽哥哥說他記得很清晰,班里不允許他加入少先隊,直到初中每次遇到填表他心里都忐忑不安。后來,我在北京聽六奶奶說,七爺爺是國民黨高級軍官,不愿意去臺灣,解放時被槍斃了。八個爺爺中我只見過三個,大爺爺、四爺爺和五爺爺,卻沒見過我的親爺爺。大爺爺家住在滹沱河南岸,每到年初三,我們全家坐在從隊里借來的牛車上,腿上蓋著厚被子,去河南岸走親親。四下是白茫茫的雪,路很滑,斜堤上更危險,車碾過河道上的冰時發出咯咯的聲響。那時,我心里特別希望自己家也擁有一頭牲口,哪怕是一條小毛驢。四爺爺在我們村,一個人過日子,表情總是特嚴厲,到中午時我們會去給他送飯吃,他曾教我和哥哥喝二鍋頭。五爺爺最具傳奇性,他住在叔叔家隔壁小院子里的一個特別小的屋子里,邋遢得像狗窩,瘋瘋癲癲,我們都不敢靠近他的門前。他戴帽子和圍巾,我甚至沒有正面看到過他的臉。據說他能占卜星象,出語甚高,再據后來我的同鄉好友繆哲回憶說,我五爺爺可不是一般人,應該算是“隱士”。


    文革中間,父親不鼓勵我和哥哥學習,也許是擔心假如學習好了,將來如果不允許考學,心理會受傷。家里養著一頭豬,我和哥哥爬樹去弄榆樹葉,回來摻上玉米糝喂豬。到了年頭豬殺了去縣城賣錢,家里除了雞蛋可以換錢之外,這便是主要收入。自家的豬肉自家是舍不得吃的,父親會在集市上反復轉悠,最后尋找最便宜的豬肉買上一刀,回家用鹽淹了,等夏天農活最累時,切上一片夾在玉米餅子里,吃起來香極了,算是打牙祭。那年頭正值“割資本主義尾巴”,一次我跟著父親去縣城賣紅薯,來人給沒收了,父親臉上的無奈表情我至今還記得。那時學校除了號召學雷鋒做好事、家家開批判專欄之外,也號召過學生搞勤工儉學。我滿村街道上撿碎玻璃和廢銅爛鐵,還在家里到處翻找,發現一些銅錢全拿出去換了零錢。

    父親是天生的文人,不適合種地,但他很不辭辛勞。父親還是中醫,跟他舅舅學的,精通藥理和針灸,鄉親們得病時不論早晚隨叫隨到,治病救人,所以父親在鄉里很受人尊敬。夏天,雨水灌滿了豬圈,父親會去淘水,然后把小麥秸子和雜土之類墊到豬圈里漚肥。豬不愿意下去踩,父親就進去替它踩,污水沒過他的膝蓋。母親賢惠、要強,有先天性心臟病,但拉著車子走在男人們的隊伍中,一點也不落后!巴ね辍,那時候的工分積累是家里的主要進項,如果工分不夠,到年頭結算時會把賣豬肉的所有錢都抵進去。家里結余總是負數,我們用的作業本是黑草紙,還要兩面寫。父親經常檢查我們的書包,不允許浪費。我羨慕臨桌的同學,能用白紙本,寫錯了撕下一張扔掉。我和哥哥點柴油燈看書,燈火冒出的黑煙黢黑了鼻子頭。我的第一只鋼筆是父親用過的,我插在上衣口袋里,極為興奮。我戴的第一只手表是借父親的,那是在考中學時為了掌握時間之用。我平生照的第一張照片是在小學畢業那年,與兩個“盟兄弟”去縣城玩,偶爾到照相館拍攝的,今天看來彌足珍貴。兩個“盟兄弟”今天都在石家莊,他們合作搞工程。我們仨人當年在放學后曾一起往西跑出好遠,去看神秘兮兮的“蛇仙顯靈”,回到家已很晚了;大人們正怒沖沖地等著,幸虧那天是我的生日,才逃過一次重罰。

    文革結束后,父親恢復了民辦教師身份,他看到了孩子們的希望和前途所在,于是快馬加鞭,督促學習。父親教語文,做班主任,盡職盡責,一絲不茍,班成績最為優秀,后來被抽調到鄉聯中作老師,教語文和美術、生物。我只聽過父親講的一堂語文課,念“百年魔怪舞翩躚”時,腔調與往常大不一樣。小學五年級我們上了第一堂英語課,父親回家問我英語是什么意思,我告訴他紅旗是“flag”,怎么讀、怎么拼寫、代表什么意思;父親告訴我,這也就是漢語的音、形和意結合,你要學好英語,將來有用處。


    為了不耽誤我們學習,父親一般不允許我們下地;但假如我們學習成績不好,他會專門在農活最苦最累時,安排我們去體驗。自我教育、自我鞭策,這也許是父親最好的教育方法。我和哥哥的學習成績開始不算好,但到考中學時都已名列全班第一,這也正是父親所堅決要求的。冬天夜晚,一家人圍在炕頭上搓玉米棒子或掰棉花桃,父親講《三國演義》和成語故事,并叮囑我們白天別在外面亂說,因為古書內容屬于“破四舊”之列。父親喜歡書畫,閑暇時興致來了會畫上幾筆,在家里的西墻上有他畫的松樹,寫的書法“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”。這時,我屏住呼吸在旁邊看,我的一點傳統文化和藝術啟蒙,就是這樣得自于父親。

    夏天中午,母親會監督我們午睡,并叫我們起來灌上一瓶子米湯帶著上學,以免生病;被ㄏ惚檎麄小院子,遠近有知了聲音高低的長鳴,這是我對夏天的記憶。家里沒有鐘表,母親會觀察西屋前的日影來估計時間。當她發現我們沒睡覺,跑出去玩了,她會特別生氣。有一個中午我和伙伴們去北村投棗子,不小心從高墻上摔到豬圈,幸好無恙。我也和哥哥常跑到村東頭磚窯那里,看蜿蜒的蛇,逮一堆蟈蟈,自己編織籠子把它們放進去。記得還爬到過打水井的高架子上,踏著巨輪,舉目遠眺,那也許是我小時候最偉大的登高。

    村里很少放電影,《地道戰》和《打擊侵略者》等片子我記得看過七八次,臺詞全背過了?措娪扒案骷业暮⒆觽兌奸_始占座位,經常為了爭搶好地盤而打架。記憶中最淘氣的事情也許是在正月十五村里唱大戲時發生的,戲臺在小學東側的大隊院子里。我和幾個孩子擠著爬到最前面,偷偷鉆到戲幕的下面,忽然往演員身邊扔爆竹,攪了場子,被人一直追到村外。我跑得相當快,感覺沒事后氣喘吁吁地回家來,母親用一根棍子打了我,然后她自己也掉了淚,責怪說讓你出去你就惹是生非,以后還是在家呆著看書。大舅是遠近聞名的“角兒”,唱戲演秦香蓮。姥爺則會畫畫,還糊戲樓、扎車馬人物,靠這手藝足以持家。

    大隊部是村里最重要的機構,除了那面巨大無比的牛皮鼓之外,還有一門黑色的搖把電話端正地擺桌子上,那是我小時侯所見到的最現代化的東西。大隊里的喇叭有一次被挪到學校里來,那是1976年,毛主席逝世,村干部來宣布這個噩耗。全體肅立,氣氛凝重,我心里不太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。直到1982年我15歲上高中時,才親自使用了電話、見了火車、見了樓房、見了暖氣、穿了第一件買的衣服。我穿的衣服從小都是母親裁縫的,也是只有成績滿意時才在新年到來時換新衣,穿上它放鞭炮,放心地玩過正月初五。到了大學,我才親自買了第一件衣服、第一雙皮鞋,開始自己管好自己,走自己的路。



總共1頁  1  
 上一篇: 懷念慈母
 下一篇: [組圖]恩父十二周年祭
  相關文章
·懷念慈母
·蒲甘印象
·父親的手跡
·父 親
·“書似青山常亂疊”
·[圖文]我的南張莊小學
·[組圖]恩父十二周年祭
·借茶放心
·紅薯與信義
·樂其日用之常 ——讀夏丏尊家書
·[圖文]周汝昌——余心有寄
·[組圖]想念汪曾祺
·[組圖]滇行追記
·我畫我荷
·[圖文]走過西藏
  圖片推薦
紀念孤獨的文懷沙
崔自默作品點亮“
崔自默再次握手好
華人畫家崔自默作
崔自默礪志新書《
崔自默博士受聘為
 
  熱點專題
·莊子顯靈記
·“榮寶拍賣”近年范曾書畫賞析
·范曾研究舉隅(5)
·范曾研究舉隅(1)
·范曾研究舉隅(2)
·范曾研究舉隅(11)
·關于范曾先生書畫的鑒定
·[組圖]洗澡的藝術(3)--西方的沐浴
·與范曾先生“合作”書畫
·《為道日損》第三章 ——疏而不失
·范曾先生《奇文共欣賞——陳省身與楊振寧》..
·禪與八大
·科學和藝術,兩片水域
·《為道日損》第四章 ——道非常道 ..
·<章草>(上)
·《為道日損》第五章——一以貫之
·隨感筆錄(3)
·我筆記本里的范曾先生筆跡選
·《為道日損》第二章 ——道心惟微
·崔自默近作
欄目導航
散文
推薦文章
·崔自默先生作品在北京瀚海2019春拍再創..
·《得意忘象·崔自默題畫像磚瓦拓片集》出版..
·《國際藝術大師·崔自默抽象作品選》出版
·《崔自默新彩作品集》出版發行
·北京市慈善協會舉辦“新時代慈善創新”主題..
·北京瀚海2018秋季拍賣會•..
·崔自默先生作品亮相“2018奧林匹克博覽..
·胸襟磊落 骨氣洞達——再讀西丁藝術
·畫意的《邪不壓正》
·正因模糊,轉成生動——序《得意忘象:崔自..
·崔自默繪制“五禽戲”體育彩票正式發行銷售
·張晴:其實并不難懂的崔自默
·崔自默作品在“北京2018瀚海春拍”再創..
·紀念孤獨的文懷沙先生
·“溫暖童心 與愛同行—慈善北京.關愛困境..
視覺焦點
范曾研究舉隅(5
范曾研究舉隅(1
范曾研究舉隅(2
范曾研究舉隅(1
關于范曾先生書畫
[組圖]洗澡的藝
 

崔自默文化網     版權所有 ICP備110186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15000931
助理韓。 13521766440       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技術支持:北京網站制作
 
七乐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