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歡迎閱覽崔自默文化網 [登錄][注冊] 忘記密碼? 首頁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關于崔自默|文化新聞|視頻|影像|藝評|篆刻|藝術市場|現代水墨|
書法|國畫|油畫|版畫|雕塑|裝置|粘貼|藝術產品|國際交流|
散文|隨筆|詩歌|專著|畫廊|博客|留言|證書査詢|出版著作|English
會員登錄
用戶名: 密碼: 注冊   忘記密碼?
崔自默文化網 --- 國內個人最大的文化類門戶型網站 
您的位置: 自默文化網 > 散文 > 正文 站內搜索:
樂其日用之常 ——讀夏丏尊家書
http://www.ujburc.live  2010年9月29日 8:39  文章來源:自默文化網  點擊:8782次

 

樂其日用之常

——讀夏丏尊家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崔自默

    我曾緣得夏丏尊先生家書七封,在瞻閱其墨跡的同時,對這位我喜歡的近代作家增進了一分了解。同時我覺得,像夏丏尊這樣了不起的人物,難能可貴之處,是有一顆平常心。喪子之痛、親離之苦、生孫之喜、戰亂之擾,此外,為了生活開支,他要為存款利息、黃金價格、股票等日,嵤虏傩,但是,他一片淡然地來經受和承擔這一切,他能心無掛礙、時時譬解。人,都要與世俗猬務接觸,但能隨遇而適,坦然處之,卻并不容易。

    夏丏尊(1886--1946年),是著名學者、教育家,原名鑄,號勉旃(旃,音zhan,“之焉”合音)。1912年時有施行普選之說,他恐怕當選,便改勉旃為丏尊,因“丏”字極易被誤寫成“丐”字,有意使人寫錯字而造成廢票;實際上后來普選制并未真地實行,而他的丏尊之號卻成了終身行名。他,是20年代引人注目的所謂“白馬湖作家群”的領銜人,這群作家,包括了朱自清、豐子愷、朱光潛、俞平伯、經亨頤、匡互生、劉薰宇、鄭振鐸等等,他們以友情把藝術、文學與美育等融合為“華彩樂段”,至今令人艷羨不已。

    這是弘一大師記述1913年時的事:“有一次,學校里有一位名人來演講,那時我和丏尊居士卻出門躲避而到湖心亭上去吃茶。當時夏丏尊曾對我說:‘像我們這種人出家做和尚倒是很好的!菚r候我聽到這句話就覺得很有意思。這可以說是我后來出家的一個遠因了”(《我在西湖出家的經過》)。李叔同天生的佛性,當然是他出家的更直接的原因,不過,其“遠因”——當時夏丏尊的一席話,也是不可忽視的“催化劑”。我們或許都有這樣的經驗,摯友知己的一句話,的確就成了自己人生轉捩點上作出抉擇的外因和動力。

    弘一大師在《致夏丏尊遺書》中偈語有云:“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。執象而求,咫尺千里。問余何適,廓爾亡言。華枝春滿,天心月圓!边@些話,與他圓寂前三日絕筆“悲欣交集”四字一樣,可謂情理之極、實在之極。佛性與人情、天上和人間、理想和現實,都會交集到每個人身上,不光弘一大師,還有夏丏尊,還有我們。

    “執象而求,咫尺千里”之語,當我們品評任何藝術比如書法時,都可以引以為鑒。庸俗化、市井化、簡單化固然不行,而神話化、虛幻化、抽象化也不足取。對于某人其藝,最貼切的觀察方法,就是實事求是地去了解其人。其人等于其藝,信然!

    觀王羲之《蘭亭序》、顏真卿《祭侄稿》、張旭《肚痛貼》等傳世名作或者八大、青主、弘一等墨跡,你可以問,我怎么就看不出別人說的那么多內容來?問的好。讀者與作品之間是需要溝通的。在你對某人不甚了解的時候,你與其作品之間,必然存在一層隔膜;而當你熟悉了他本人詳細的背景材料之后,你自然會從其作品中逐漸發現更多的內涵。這種內涵的發現,雖然溶注了你自己的個性因素,但決非一個無中生有的過程,而是你與物化的作品之間,形成了一種溝通。這種溝通,由其人而其藝,使得你對作品的讀解,變得貼切。

書法風格的多樣化,也是由人的性情的多面性而產生的。對于某人作品的喜歡或者不喜歡,也是在你知曉其人之后,這種感覺才愈加強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99年9月8日晨起于橐庵南窗

 

[附錄]

夏丏尊(1)家書七封

其一、

阿滿(2):

   文(3)已于本月十四日(舊歷六月十日)(4)上午七時三刻去世。當日成殮。秋云(5)辛苦冒暑趕來,因有颶風,輪船停開,在寧波多擔閣了二夜,趕到上海,已是文成殮之次日。親友都倍增難堪。秋云自己之酸心,不必說了。她因路上勞苦,到滬后即病,發熱兩天,現已能進粥?墒钦銝|又忽吃緊,鎮海被封鎖,今日且有不穩消息,她不放心小孩及老母,為之寢食不甘。我只能好言相慰,但望其能自己譬解而已。

 自文病以來,差不多已經半年,最近一個月中,全家愁苦尤甚。至今總算告了一個段落。此次喪費共用去五百余元,連醫藥費已將千元。五七尚要做佛事一場,此外想不再點綴矣。母親作了好幾個月的看護,人已瘦了許多,這次秋云趕到,又增加傷感不少。

 我雖煩惱,尚能自持,你可放心。文逝世時,我曾在床邊為他念佛,近日亦每晨念經,藉作回向。

 你得此報道,當然難過,但切不可粘著不散。去的已經去了,活著的還是非活著不可。只管難過,毫無用處。至囑至囑。祝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丏尊    七月十九日下午



    文逝世時,尚安寧,天明后母親去看他,他尚舉手叫母親扶他坐起。洗面后,吸香煙一支。喝茶,自言吃力,仍叫母親扶他睡下,再吸香煙一支,吸剩的煙蒂,還能自己擲入痰盂中。不過手已震得很厲害了。母親坐在旁邊看他,忽然覺得呼吸有些異樣,叫我去看,我去時已在抽大氣了。不一刻就斷氣。

 

[崔注]:(1) 夏丏尊:(1886--1946年),近代著名學者、教育家。原名鑄,號勉旃(旃,音zhan,“之焉”合音)。1912年有施行普選之說,他恐怕當選,改勉旃位丏尊,因“丏”字極易被寫成“丐”字,如此可使人寫錯字造成廢票而落選,實際上后來普選制并未實行,而他的丏尊之號卻成為終身行名。另有別號夏蓋山民、悶庵、無悶等。生用途浙江上虞,病逝于上海。齋號有平屋、小梅花屋、無住齋等。(2)阿滿:即夏滿子,夏丏尊次女。(3)文:即夏采文,夏丏尊長子,三十七歲卒。(4)當指1940年。(5)秋云:即金秋云,夏丏尊大兒媳。

 

其二、

阿滿、小墨(1)(2):

    你們來信都收到。成都前日遭空襲,辦事處無電報來,想城內安然無恙也。

  滿來信要我代查開明賬目,今囑開明抄上。除戰后版稅劃到葉先生摺上外,舊賬“善滿居”戶下存貳千四百余元。如要支些用用,最好由成都辦事處劃支。已托范先生關照章雪舟[3]兄,請其照付。成都支百十元,上海付百元,十元算是貼水。成都物價如此之昂,生活當然困苦,小墨既有職,當可補助一臂。凡事只好得過且過,但愿大家身體好。上海開銷亦大,我教書所得,不到用途之一半。所幸五月一日有版稅可發,可以救濟暫時。寓中大小均好,勿念。祝好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丏        三月十七日下午



這次附去所剩的最后一包奎寧粉,現在除了第二次替你買的書跟不能寄的撳鈕以外,已沒東西存著了。至美的上張待去添印,以后還要些什么,請來信通知。以前,你們要買的,我們寄出的跟你們收到的東西都沒有記錄,我們真不知道你們是否已全數收到我們寄出的東西。以后我以為不妨將你們要買的跟我們寄出的東西,開列清單,編號留底,我們辦齊一張單子的東西,就單告訴你們一個號碼,你們收到了第幾號單子的東西時,也請告訴我們幾號單子的東西已經收到。這樣比較易查考點,你以為好不好?

  香港存著的一包書至今未送出,也無法送出。你們可否請林機師托托華機師,到“香港皇后大道中八十八號時代書店章滌生先生”那里去一取呢?這里存著的一點書已擱了很久,也得跟你們設法了,但在現在的情形下,真很少可通呢。紙又滿了,只得打住。    

    即頌           儷福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弟丏    三十年三月二十日下午

滿子至美處不另

 

[崔注](1)該信當寫在1941年,信紙為“開明書店股份有限公司結單”公用單據,“尊戶”名處寫有“善滿居定期存款戶”字樣,下面表中填有民國二十六年到三十年的存單號碼及續存期限、利息等。(2)小墨:即葉至善,夏滿子的丈夫。(3)章雪舟:即章錫珊,1926年與章錫。ㄑ┐澹﹦撧k開明書店。

 

其三、

阿滿:

    前復一信,想已收到。昨得附來信,知包裹已到達,快慰。

 白馬湖方面據故鄉逃難來滬者言,尚安!帘綍r曾在大同醫院住過,至百官后,就可出入。上虞各鄉鎮正為游擊隊所擾,而白馬湖沒有,因離百官近,人家又少,覓給養不易也!帘M來,如入無人之境,亦無槍炮聲(寧波、紹興失時亦然),百官為要道,當然被占據了,但戰場卻未曾做過,可嘆可嘆。

 外婆與小孩們聞不逃(其實也不及逃),仍在平屋(1)。以上所說,是半個月前的事,來人如此講,弘寧(2)也有字條帶到,情形亦同。正式函電不通,傳聞倒日日可以聽到。近來消息不一,秋云因不放心,已冒險回去,今夜動身,有熟人伴往飄海,豫計二三天后可達崧下。飄海本來危險,近來進出只此一路,也尋常了(來去的人不少)。她上岸后將逐步探聽情形,如不能返平屋,就在崧下小住,必不得已,就帶孩子們來滬。且再等消息吧。

  小墨工廠情形如不好,還是別想方法,資本太小,究竟難辦。千元不入股,也好,每月可得利息廿元,似乎太重,不知可靠否?四川利息向來比上海重,近來匯水甚大,據說上海750元可抵四川一千元,如果放賬可靠,倒也是一筆生意(將上海之款匯存四川)。上海銀行都減息,活期至多四厘而已。

  母親生日吃面,前信已有辦法告訴你過,想已見到。如便,最好邀朱佩弦(3)先生來吃,他是白馬湖的老鄰居,大家話話舊事,是有意義的。

  阿龍(4)前幾個月有開銷,本月不大好,不過也不曾虧。

  內地盜墳之風大盛,女墳被盜者更多。秋凡[5]之母的墳,也被盜了。她殮時并無金飾,真是冤枉。匆匆。

      祝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釗[6]    六月十八日夜

 

[崔注](1)平屋:夏丏尊先生1921年來到初創的上虞春暉中學任教,在白馬湖畔背山筑下幾間瓦房,題名“平屋”,并自撰一聯,曰:“青山繞戶;白眼看人”,可見其嫉俗遁世的態度。一直住到1925年。他曾解釋“平”的含義說:“高山不如平地大。平的東西都有大的含義;蛘呖梢跃拐f平的就是大的”。(2)弘寧:夏丏尊之孫,夏采文之子。(3)朱佩弦:即朱自清。(4)阿龍:當指夏龍文,夏丏尊次子。(5)秋凡:即章秋凡。(6)釗:即夏丏尊,原名鑄,小名釗哥。

 

其四、

小墨:

五月五日發信,前日收到,所云四月二十日一信,迄未到達。滿子生產平安,為之快慰。此間得知此消息,已在小孩雙滿月之后,小孩將會笑矣。(已命名否?)

 母親自五月初即等你們來信,久候至今,始釋系念。(十月前雪舟兄有信給老板,曾附告滿子生產平安事。)渠謂此次滿子生產,未曾辦催生滿月之禮節,囑匯些錢給你們,F在匯兌,因上海已改中儲幣,(舊法幣二元作一元)計算方法不同,頗有困難。只好將來再看情形。滬寓大小尚安,唯生活愈感困難。舊幣兩元換新幣一元,而物價比用舊幣時加一倍,結果本來一千元,只作二百五十元用矣。米價舊幣八百余,洋米五百余,洋米須排隊擠軋,尋常人家決買不到。下周起計口授糧,每人每星期二升,即不中斷,亦不夠吃。余家一飯二粥,已數月矣。

  你們生活狀況如何,甚以為念。信件須兩個月會到,望時時寫寄,F在收到內地一封信,已算難得之事。

  圣翁(1)聞已到桂林,但尚未見他直接來信。不知已回成都否?此復。祝好。滿子均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丏   七月四日

 

[崔注](1)圣翁:指葉圣陶。

 

其五、

小墨、滿:

 前日收到六月十八日發一函,還是滿子母子未拍照片時寫的。今日又接到九月六日發之信,此信要算最快的一封。孩子發育得如此好,外婆聽了很喜歡。

   范先生把上海各家情形描繪得很清楚,你們可以知道我們在滬的概況。我家現狀和一年前范先生在滬時差不多,生活雖昂貴,大家都沒有十分吃苦,一切仍照舊過活著。香煙貴了,抽壞的,老酒維持一頓,水果、糖果,可不大買了。瓶花一個月難得買幾次。佛香每晨必點一支。衣服多年不做,新近才買了些布重做。裁縫匠不好請教,襯衫褲之類都是自己動手。

  母親去年秋冬及今春多小病,近來很康健,精神快活,一如往昔?傊,我們都安好,你們可不必記念。阿龍在甬任事,今已三月,據來信謂尚能過去(月入三百元,八折計算,聞不久可加些)。如果情形好些,我想叫他把妻兒帶去,上海方面可以清靜些。大伯父在崧廈臥床多日,已于中秋節前三日逝世,享年六十有四。他后妻生的子女三人都很幼,身后蕭條不堪,一切喪費都由四叔負擔,據說須老幣近萬呢。四叔又在做錢莊經理,店號叫益中,不久就可開張。章家姑夫近來事業也頗發達,有幾個工廠都拉他去,成了紅人了。我給你們入股的藥廠,已開過股東年會,你們有官紅利新幣四十余元,股本一千元,變成二千元,合新幣還只是一千元。以后當隔一星期寄信。祝好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丏尊    十月三日

  前次由成都開明劃款六百元收到否?

 

其六、

阿滿:

    十五日來信昨日收到,知你已復原,全家快慰。

   照片已交阿龍去曬,成后即寄。

 上海這十日來,物價暴騰。黃金已至一千九百元一兩,每日要漲一百數十元。因之米煤等日用品均被帶起,過日子將更困難了。家中大小均安,傭人不雇。秋云工作得最辛苦。白馬湖方面只留外婆一人,消息不常有。聞上虞境內近日很不安靜,頗記掛她。小墨改業以后,工作情形如何,便中叫他寫封信來。前匯五百元(上海鈔),連第一次五百元,想都收到了。祝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丏尊    十月廿五日

  圣翁均此致候。



其七、

小墨、滿子:

   小墨來信昨日收到。滿已大體復原,甚慰。

   此間物價狂漲,金價曾高至2300元一兩。滿子有一雙訂婚鐲子存在我處,我已替她換了錢了。計重九成金八錢余,合純金七錢光景,賣了一千五百四十六元。恰好,有一家藥廠在招股(人和藥廠,經理為黃素封,章志青任技師,資本四十萬元),我替她投入了一千元(用善滿居名義),其零數546元交開明匯蓉(下周匯出),可備不時之需。據我記得,當年訂婚時,此鐲子連同戒指一只,只化了百元光景,現在有股票千元,還有現款546元可用,太值得了。悔不當時多買些金子。人和藥廠開辦不久,生意才做起,據說原料很賺錢,前途頗有希望。這千元股票就作你們結親的記念罷。

  生活壓迫日重,母親近來時有小病,入夏以后傷風多次,最近半月中又患風濕痛,腳上覺酸,至晚浮腫。病名“留麻揭斯”,是老年常見的,F經志青診治,覺稍好。大致無甚重要,不必掛念。

  圣翁身體不好,甚以為念。最好能加些營養,少勞苦些。

    祝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丏尊    十一月八日



 



總共1頁  1  
 上一篇: 懷念慈母
 下一篇: [圖文]周汝昌——余心有寄
  相關文章
·懷念慈母
·蒲甘印象
·父親的手跡
·父 親
·“書似青山常亂疊”
·[圖文]我的南張莊小學
·[組圖]恩父十二周年祭
·借茶放心
·紅薯與信義
·樂其日用之常 ——讀夏丏尊家書
·[圖文]周汝昌——余心有寄
·[組圖]想念汪曾祺
·[組圖]滇行追記
·我畫我荷
·[圖文]走過西藏
  圖片推薦
紀念孤獨的文懷沙
崔自默作品點亮“
崔自默再次握手好
華人畫家崔自默作
崔自默礪志新書《
崔自默博士受聘為
 
  熱點專題
·莊子顯靈記
·“榮寶拍賣”近年范曾書畫賞析
·范曾研究舉隅(5)
·范曾研究舉隅(1)
·范曾研究舉隅(2)
·范曾研究舉隅(11)
·[組圖]洗澡的藝術(3)--西方的沐浴
·《為道日損》第三章 ——疏而不失
·關于范曾先生書畫的鑒定
·與范曾先生“合作”書畫
·范曾先生《奇文共欣賞——陳省身與楊振寧》..
·禪與八大
·科學和藝術,兩片水域
·《為道日損》第四章 ——道非常道 ..
·<章草>(上)
·《為道日損》第五章——一以貫之
·隨感筆錄(3)
·我筆記本里的范曾先生筆跡選
·《為道日損》第二章 ——道心惟微
·崔自默近作
欄目導航
散文
推薦文章
·范曾作品鑒定
·范曾作品鑒定
·范曾作品鑒定
·崔自默畫話《二十四節氣》
·崔自默先生作品在北京瀚海2019春拍再創..
·《得意忘象·崔自默題畫像磚瓦拓片集》出版..
·《國際藝術大師·崔自默抽象作品選》出版
·《崔自默新彩作品集》出版發行
·北京市慈善協會舉辦“新時代慈善創新”主題..
·北京瀚海2018秋季拍賣會•..
·崔自默先生作品亮相“2018奧林匹克博覽..
·胸襟磊落 骨氣洞達——再讀西丁藝術
·畫意的《邪不壓正》
·正因模糊,轉成生動——序《得意忘象:崔自..
·崔自默繪制“五禽戲”體育彩票正式發行銷售
視覺焦點
范曾研究舉隅(5
范曾研究舉隅(1
范曾研究舉隅(2
范曾研究舉隅(1
[組圖]洗澡的藝
關于范曾先生書畫
 

崔自默文化網     版權所有 ICP備110186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15000931
助理韓。 13521766440       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技術支持:北京網站制作
 
七乐彩走势图